Blooms T. 花樹合

花樹合,天然,植物,自然,保養品,皮膚

Blooms T. 花樹合,以花、草、樹木等植物元素與自然界合而為一的概念,取天然植物萃取成分來增加保養品的有效性,以改善皮膚狀況的保養品品牌,2013年由Dr. Chyu親自調配,為大家服務。

花樹合清新保濕凝霜

商品介紹: 質地清爽不油膩,舒緩乾燥不適肌膚,促進肌膚柔嫩。 使用方法: 取適量,均勻塗抹於清潔後的臉部,或視需要隨時補充。 ※客戶使用銀行ATM消費付款,若選擇"轉帳"進入"虛擬帳戶"失敗時,請改用"繳費"進入。尤其使用一銀及彰銀ATM的客戶請選擇"繳費"進入。

公司簡介

巧用植物萃取成分 花樹合走療癒系路線
後發品牌 靠研發優勢搶進保養市場

 
台灣的保養品市場預估一年有超過五百億台幣商機,老品牌屹立不搖、新品牌前仆後繼,要爭食消費市場大餅絕非易事。頂著台大博士頭銜的Dr. Johnson,累積天然物分析鑑定領域數十年的研究經驗,創立新品牌Blooms T. 花樹合,要憑什麼在市場殺出一條血路?
 

人人都想知道,保養品尚未被開發的全新市場,也就是所謂的「藍海」在哪裡。
 
很多消費者聽到「化學」就排斥,看到「天然」就搶著買單,對於「有機」更是不惜高價,「天然」、「有機」似乎可以帶給人一種安全感,而「化學」就等同於傷害。
 
但你問這些消費者,什麼是天然、什麼是化學,其實沒幾個人搞得清楚。這樣的迷思,長期研究天然物化學的 Dr. Johnson
知之甚詳。「天然不見得比較安全,還是要透過化學方式才能取得,就像植物萃取。甚至,部份天然成份未透過化學方式處理,無法被人體吸收,也就是說,天然成份有沒有保養效果,是以萃取技術決勝負。」憑藉數十年研究經歷跨足保養品市場的 Dr. Johnson,說得信心滿滿。
 
舉例來說,台灣女性最重視的美白,熊果素是常見的保養品成分,然而,熊果素天然成分可分為α與β兩型,β成份照光會「反黑」,不適合添加在日用保養品中,反觀α成分無此問題,在白天可用。要區別天然成分中的α與β兩型,必須再次精萃才能分離出熊果素α型。換而言之,花樹合掌握的關鍵技術,正是保養品見效與否的關鍵!
 
面對氣候變遷,環境給予人類的考驗加劇,聖嬰現象作用下,不僅台灣,全球都將面臨更冷冽的寒冬、更逼人的酷暑,毫無意外,對於秋冬保濕與防曬等藥妝需求,隨之成長。此外,消費者往往還追求更強效與長效,這樣似是而非的觀念,對於植物萃取打入保養品市場,無疑是硬仗。
 
只是,治重症用強效藥的觀念,若對應在肌膚保養,在化學博士 Johnson 眼中,可是大錯特錯。「藥用級當然效果強,但是肯定會有副作用。」Dr. Johnson 進一步舉例,人的肌膚可不像胃那般具有伸縮性,若是吃得過量,胃可以調節,但擦在肌膚上的保養品,劑量過多,不只浪費,還會造成負擔。「所以保養得剛剛好,很重要!」
 
然而,天然物質的組成,其實未必較石化成分來得單純,好比食物在天然環境下都會因微生物而腐壞,這時,讓天然成份更穩定,是所有天然保養品牌必須面對的挑戰。除了水,活性成分、副成分(油脂、乳化劑等)及防腐劑都必須是天然來源,才算得上真正的天然保養品,通常這樣的產品組成價格會比一般石化成分保養品來得高。「所以你想想,藥妝店大罐裝的保養品,扣除行銷、上架等成本,廠商到底賣什麼給消費者?」
Dr. Johnson 直言。
 
反觀Blooms T. 花樹合,以植物萃取為主角,著重其成份中的修復功能。既然是「自然風」、療癒系,添加物也只有基本的防腐和抗菌配方,以植物性的荷荷芭油取代動物性的角鯊烯,胎盤來源以米胚芽植物胎盤取代來源不明、乘載感染風險的動物胎盤,「功效接近,我們必然選擇植物性,就算是這樣吃素或堅持反動物實驗的消費者,也能夠安心選用。」
Dr. Johnson 堅持多了一份對消費者與環境的體貼。
 
最主要的成分,水,則精選只在有機商店販售的加拿大冰川水,「許多相關文獻證實,重水並不適合生物的成長,生物要在輕水才能生存,輕水才是適合生物所需的水。」製程中選用的冰川水重水含量最低,更不易造成人體負擔。
 
「凡士林很滋潤,但只能保濕,而且重點是,用凡士林不會使你的皮膚變好。但植物成份可以給你非醫藥級的修復功能。」原來,Dr. Johnson 跨足保養品市場,思考的從來不是藍海策略、行銷路數,極為單純地,只是想以專業能力提供消費者好的選擇。而這個「好」,簡單一個字,蘊含了數十年鑽研、精熟植物萃取的深厚實力。

Blooms T. 花樹合,以花、草、樹木等植物元素與自然界合而為一的概念,取天然植物萃取成分來增加保養品的有效性,以改善皮膚狀況的保養品品牌,2013年由Dr. Chyu親自調配,為大家服務。
zh_tw